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从这一天开始所有都不正常了
    我叫郑钱,十六岁,就读于华夏京城第一中学,是一名高二年级的学生。

     就如我的名字一样,挣钱,里里外外连名字无不透漏出我的**丝气息,我的父母工作很一般,都属于工薪阶层,我们一家三口便蜗居在一间四十平米的小房子中。

     直到昨天为止,一切都还很正常。

     我还是一样的平凡,相貌一般,家世一般,学习成绩中游,面对自己的女神只有仰望的份儿。

     然而…

     此时此刻我正坐在一个貌似很舒服的按摩椅上,然而令人不舒服的是我的身子和四肢都被绑紧了,而我的身体各个部位,尤其是脑袋都沾满了电线。

     哦,对了!

     我眼前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白发大姐姐,戴着眼镜一副学识渊博的样子,她叫做秦岚,据她介绍说她是华夏超人类研究所所长…

     然而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

     正是所谓的超人类研究所…

     虽然它从外面看上去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咖啡店…

     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就要从一天前说起…

     清晨。

     太阳再次不厌其烦的爬上看不见摸不着的山头,挂在了一个可以展示自己光亮的位置。

     郑钱被熟悉的闹钟声吵醒,不得不离开自己温暖的床铺。

     7:00

     父母已经出门了,在京城这样一个繁荣的大城市,一个普通的百姓只能通过加倍的努力才能维持自己的生存现状。

     郑钱如往常般,刷牙洗脸,吃掉了桌子上父母留下的早餐。

     他就要出门。

     开门。

     走廊里。

     不隔音的老旧的楼中走廊总是最嘈杂的地方,郑钱耳边传来早间新闻的声音。

     “这里是早间新闻,据京城记者最新消息,京城内各处出现微小的乌云,并且出现少量降雨,这样的奇怪现象…”

     听着新闻里一副在悬疑剧的口气,郑钱不禁嗤笑一声。

     “京城各处出现微小的乌云?还有少量降雨?这也太扯淡了吧!我好歹也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这种三岁小孩子的谎言能骗得到我吗?如果真的有,我出门就被狗咬!”

     说着,郑钱推开了楼道的大门。

     “咦?”郑钱感到奇怪,他望向远处,眼熟的太阳一如往常的挂在天边,可是…

     “可是为什么我觉着这么暗呢?”郑钱一脸疑惑的抬起了头。

     我靠!

     这是什么情况?

     郑钱一脸懵哔。

     摆在他头上的正是一坨黑压压的乌云,那乌云不大不小,刚巧盖住郑钱的头。

     郑钱往前走一步,想躲开乌云,可没想到那乌云竟然跟着郑钱再次回到了郑钱的头上,郑钱又退后一步,乌云仍是跟着郑钱。

     “这…这什么鬼啊?一大早上出门就黑云压顶这样真的好吗?”郑钱不由得吐槽道,忽然间他好像意识到什么…

     京城内各处出现微小的乌云?

     原来是真的啊?

     你丫不是在逗我的吧!

     郑钱想起了自己最后的那句话,赶忙张口道:“那个啥!说好的少量降雨呢?没有少量降雨我最后的那句话是不作数的!”

     …

     果然…

     哗啦啦,哗啦啦…

     “这样的剧情好诡异啊!”郑钱的脸颊湿润了,那所谓的少量降雨瞬间打湿了他天然形成的鸡冠头。

     生了十六年的郑钱在他短暂的人生里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出人意料的事情,因此这一切的一切是他的世界观所不能接受的!

     于是…

     于是他毅然决然的把背上的书包拿下来,然后…

     然后抱在了怀里!

     开玩笑,闷头忙了一晚上的作业怎么舍得被雨浇湿呢?

     “一个苦闷的高中狗啊…”郑钱不由得内牛满面,刚出门就黑云压顶,然后被浇得湿透,还不得不用自己的身子来保护自己珍贵如命般的作业本,“咦?等等!高中狗?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

     于是…

     “汪汪!”

     “我靠!”郑钱一个回头,赫然见到一条体型都快赶上自己的大狼狗,那狼狗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獠牙,叫唤了两声。

     郑钱登时出了一身的汗。

     如果真的有,我出门就被狗咬…

     一个真实的例子告诉郑钱,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汪汪!”

     狼狗朝着郑钱奔了过来…

     “快跑啊!”

     郑钱也顾不上头顶上跟着自己的仿佛淋浴头一般的乌云了,朝着反方向,直接跑啊!

     一时间,一场****追逐大戏上演了。

     作为一名高中狗,郑钱的体力已经被昼夜兼顾的学业所消耗殆尽了,因此他跑了十分钟,就没有力气了。

     不过也奇怪,要说是一条狗,怎么可能十分钟都没有追上郑钱呢?

     郑钱气喘吁吁的回头一看,背后哪里还有什么狗?

     “…,这什么情况?耍我呢是吗?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吧!”郑钱松了一口气,就地坐在马路边上。

     这里空旷的很诡异。

     好奇怪啊!

     郑钱抬头一看,那一直顶在自己头上的乌云竟然不见了踪影,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干的?

     完全没有被雨浇过的感觉!

     郑钱愣了。

     “我…我不会是在做梦吧!”郑钱喃喃道。

     他顺手把自己的书包撂在了边上,可忽然间,郑钱的钱包从书包的缝隙中掉了出来,好巧不巧的,一个四方形的钱包竟然滚动了两圈,然后准准的落进了马路边的井盖了。

     郑钱再次懵比。

     然后抓狂。

     “靠靠靠靠靠!我的钱包啊!那里面可是有两百块大洋啊!”

     当然,其中的一百八十块是学杂费,余下的二十块是郑钱这个月剩余的零花钱。

     郑钱处于持续懵比状。

     他狠命的趴在井盖上,想尝试着,能不能把自己的手从井盖的缝隙塞进去,然而结果想当然的是不可能。

     随后他又在自己的大脑中设想出了一百八十种取回钱包的提案,最后也当然的被一一否决了。

     …

     郑钱陷入崩溃边缘,他无力的趴在了井盖上,脸部被井盖的缝隙硌出类似于烤肉的纹路,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井盖里安详的躺着的他的钱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并不是天各一方,而是你就在我的眼前,我特么却够不着你!

     郑钱眼眶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了,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两百块也并不是随手就可以丢的,他可以跟父母解释,可是怎么跟老师解释?你丢不丢钱不要紧,学杂费怎么能不交?

     郑钱侧过脸,好像烤肉翻面一样继续趴在井盖上,井盖的棱角间有着一粒碎石,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捏住了那一块碎石。

     “小石头啊,小石头!”郑钱又看了看井里的钱包,鬼使神差道,“你如果能跟我的钱包交换一下位置该有多好啊…”

     唰!

     眨眼间,奇迹发生了!

     郑钱瞪大了眼睛,他赫然的发现方才自己手里正捏着的小碎石,此时此刻竟然变成了自己的钱包!

     这是什么情况?

     变魔术吗?

     我什么时候会变魔术了?

     郑钱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看错了,可是看错了不要紧,自己手里清清楚楚的触觉怎么可能欺骗自己。

     郑钱赶忙坐起身来,用双手捧起了自己的钱包,感受到这如此充实的触觉,郑钱不禁发出了一声仿佛吸了毒一般的呻吟。

     紧接着,他打开钱包,里面赫然有着两张红彤彤的面值一百元的钞票,静静的躺在里面!

     郑钱惊了,钱包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可是,钱包在手里,那井盖底下的又是什么呢?

     郑钱再次把自己的脸贴近井盖处,拼命的瞪大了眼睛往里看去,井盖深处,黑暗的角落里,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碎石出没在那里。

     而那碎石有点像郑钱刚刚手里捏着的那块。

     “见鬼了吧!”郑钱不由得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脑门,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发烧到头昏而产生了幻觉。

     刚刚发生了什么?

     钱包不小心掉进了井盖里,自己拿起了一个小碎石,然后想着这个碎石能和钱包交换一下位置该有多好啊!

     然后就真特么交换了?

     玛德,这不科学啊!

     “我一定是在做梦!”郑钱的世界观正在以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速度崩溃着,他在怀疑这是不是周公在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

     郑钱伸出手,在自己的脸颊处狠狠的捏了一下。

     他的嘴刹那间就咧到耳根子处了。

     我靠!

     疼!

     “这不是在做梦吗?怎么会疼呢?”郑钱只当自己处于深度睡眠,于是加大力度,猛地挥起右手,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疼疼疼疼疼!”

     郑钱嗷嗷的捂着脸,叫唤着。

     忽然,僻静的马路走过一个行人,仿佛是看到了郑钱方才如此脑残的行为,不禁捂着嘴偷笑着。

     …

     “这…这样真实的疼痛感,而且还有笑话我的行人?这…这、这一切该不会是真的吧!”郑钱耳边不由得回想起那一句歌词“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刚才这石块和钱包是怎么回事…该不会…”

     郑钱眼睛猛地一瞪!

     “我有超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