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进击的正室(六)
    第六章

     窦安韵的一阵抢白让于畅逸气得不行。虽然早就知道窦安韵不是那种能够共苦的人,但是看到她这么说,于畅逸还是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凉意。他看着窦安韵,偏偏这个女人毫无所觉,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光明正大的好像那钱原本就是她的一样。

     饶是早就对她失望了,于畅逸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你就没有想过,这钱对我来讲,更重要吗?它能在我手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两三百万,可以让我安全度过这次的灾难,在你那里不过是被你挥霍了。况且,这钱原本就是我给你的。”

     “能别提这是你给我的钱吗?”窦安韵站起身来看向于畅逸,“钱是你自己当初要给的,我既没有要挟你又没有强迫你,都是你自己心甘情愿。没听说过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往回要的,你见过泼出去的水能往回收吗?还有,谁说我拿这钱没用?我身无长物,就靠这钱安身立命了,怎么会没用呢?至于你公司的状况,我都说了,以你的能力,你觉得你过不了这个难关吗?”她笑了笑,脸上又出现了几分温柔,但是此刻那张脸在于畅逸看来却分外虚情假意,“你要是实在觉得过不了,就去卖房子啊。卖了以后再买,眼下房地产市场正是好的时候,你要是卖了,说不定还能赚一笔呢。可比从我这儿拿钱,实惠多了。”

     “反正你也说了,跟我是借,将来还的时候还要算利息,这样算起来还不如卖房子呢。起码你还有赚头,等到将来你挣了钱,再去买,那也不存在什么还利息的事情啊。”窦安韵越说像是越觉得这件事情可行,说到最后脸上居然带了几分笑意。

     于畅逸觉得那笑意分外刺眼,冷哼了一声,“你就这么不想帮我吗?还是你觉得,我这次就真的不能转危为安了?这河都还没有过完,你就忙着拆桥,未免太势力了吧?”

     见于畅逸说得这么明白,窦安韵也察觉出来自己刚才的态度不怎么好。她笑了笑,脸上一派温柔,“不是这样的。我这还不是相信你吗?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能够平安度过。你看,那么多次大风大浪你都缓过来了。”

     她垂下眼睫,这个时候还不忘挑拨于畅逸和冯碗的关系,“我不知道是谁觉得要到卖房子的地步了,这摆明了是不信任你的能力嘛。当然了,我也不是不愿意借钱给你,你总要想着,我现在是个单身女人,总要留点儿钱傍身的。要是等到你卖了房子,还补不上那个缺口,那个时候再找我借钱也不迟啊。”

     说了这么多,她还是没个准话,不肯答应借钱。

     于畅逸又不是三岁两岁小孩子,如果这个时候还听不懂窦安韵话里的意思,还看不明白她这个人,那他就白在商场上做这么久的事了。他有些心累,有些人,从来都是话说得比谁都好听,然而真正等到见真章的时候,躲得比谁都快。他冷冷地笑了一下,算是对窦安韵彻底失望了,丢下一句,“你自己好好休息吧”,便转身出了她家的大门。

     医院那边,向晚知看着他俩撕完,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在找私家侦探查窦安韵的时候,她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儿,顺便把于畅逸的经济状况查了一下。她就不信,于畅逸跟窦安韵好不容易才遇到,不会给她点儿什么东西表示衷心。结果,好死不死的,就让她查到,于畅逸非但给了,还给的很大。不是什么包包钻戒,直接就给了三百万。

     这三百万,不说多了,里面总有冯碗的一半吧?他就这样轻易地把冯碗的钱拿给初恋情人了,任是谁都咽不下这口气啊。都说女人看女人,才见得恶毒。向晚知早就知道窦安韵是个什么德行,借着于畅逸的公司遭遇危机,正好让他看清楚自己喜欢的是个什么货色,也算是完成了任务的一半,不算亏了。

     想到刚才于畅逸出门时的那个脸色,向晚知就觉得心中畅快。

     说起来,于畅逸和窦安韵不是难对付的人,之所以冯碗会落得个身死的下场,一方面是因为她在跟于畅逸的感情婚姻中长期属于弱势的那一方,加上冯碗原本就比较自卑,导致窦安韵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二来也是因为她性格比较火爆,禁不住激,这才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向晚知在床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鬼哭狼嚎一样感叹道,“女人啊,女人——”

     话音刚落,一个白影从窗上跳下来,向晚知伸手过去一扑,结果扑了个空。奉君迈着优雅的猫步在她的床上走来走去,嘴里却是满满的嫌弃,“你鬼哭狼嚎个什么?大晚上不怕吓人啊。”

     觉得成功就在眼前的向晚知“嘿嘿”笑了两声,那副猥琐模样,看得奉君直翻白眼儿,“老板,可要记得跟我发奖金啊。”她动了动床上的腿,“要知道这次的案子我可是下了相当大的功夫的。”

     奉君一双猫眼在黑暗中格外幽深。听到向晚知又跟他提钱的事情,他哼了两声,一跃跳上窗台,“等你什么时候把事情办完了再说。”也不等她回答,纵身一跃,瞬间消失在了窗口、

     向晚知看着自己来去无踪的老板,暗骂了一句“守财奴”,愤愤地睡下了。

     过了两三天,于畅逸公司情况还是没有好转。虽然已经尽力压制流言了,但还是人心浮动,不少察觉出不对的纷纷辞职,生怕走晚了连那几天的工资都要不成。

     于畅逸这些天忙得晕头转向,银行那边眼看着是借不出来钱了。这些人,有钱的时候别说叫“老总”了,就是叫“亲爹”都愿意。等到不得势了,连门口的狗都不愿意搭理你。

     还好他这些年在外面见惯了人情冷暖,看到这种场面心里虽然有些塞,但也过去了。于畅逸不是一个那么容易打倒的人,要真那么脆弱,也不可能白手起家有今天的成就。只是到底,心中对这样的事情不能不介怀。

     他拉开车门,让另外那边的窦安韵下车。窦安韵看到他,从鼻子里轻轻哼出一声气来,一副懒得看他的样子。于畅逸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伸出手来,牵着她朝饭店走进去。

     前几天那次吵架,两人算是已经撕破脸皮了。虽然彼此都没有正式说出口,但想要恢复到从前,根本不可能。或者说,对于畅逸来讲,窦安韵用行动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现在的他,无所谓窦安韵会怎么想了,他只想让公司能够在这次的危机中全身而退,什么窦安韵李安韵,那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看到于畅逸神情这么平静,窦安韵心中不忿,忍不住出言讽刺道,“于畅逸,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你居然是这种人。你还算不算是个男人?居然要女人为你开路。”

     听到她这么说,于畅逸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他唇边带了一分浅淡的笑意,眼中是恰到好处的深情,扶着窦安韵的手,远远看上去两人好像金童玉女一般。只听他低声说道,“算不算男人,跟你无关。你只要记着,今天晚上是过来做什么的就好了。”见窦安韵还要发作,于畅逸直起身来,用力捏了捏她的手腕,“别忘了,今天晚上,可是你要跟我一起来的。”

     “这样一个认识权贵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你可要把握住了。”于畅逸捏住窦安韵的手腕,像是逮住了她的七寸一样,让她整个人在吃痛之余,不由得跟着一起挺直了脊背。

     自从那天跟于畅逸吵完架之后,窦安韵想了很多。她是不想离开于畅逸的,毕竟像他这样年轻多金的男人,太少了。以前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去跟什么富二代接触,然而那些人,不是她能够接触得上的。她连那个圈子都走不进去,更何况是让他们为自己一掷千金呢?窦安韵虽然一边做着拜金的事情,但她从来不认为自己跟那些虚荣的外围女一样,她是有知识有文化的女性,懂生活懂情调,跟那些什么文化都没有,张嘴lv闭嘴迪奥的女人完全不同。

     然而,无论她多么与众不同,想要倾倒那些人,总要能够进入那个圈子。她小康家庭出身,也就只能在于畅逸这样的家庭面前找找存在感,放到那些人面前根本不够看。努力了几次,发现人家把她当成可有可无的东西之后,她就渐渐明白过来了。

     被明星白富美们环绕的富二代,不是她这样的小康女能接触得上的。就算硬接触上了,那也不是她能把控的。这样一对比,于畅逸可不就和她意思多了?然而,她好不容易才靠上于畅逸这艘大船,哪知道里面早已经腐朽不堪,自己都要沉了,又怎么能为她遮风挡雨呢?

     然而就这样放开于畅逸,她也是不甘心的。虽然于畅逸这艘船快沉了,但是谁能保证他就真的没办法了呢?于畅逸跟以前接触的那些富二代们比起来,对她可尊重多了。女人天生就是应该拿来被宠爱的嘛,要她再像以前那样低三下四去讨好人,她可做不到了。更何况,于畅逸的人才长相,还是难得的出众,就是一般的明星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她怎么舍得......

     只是再舍不得,在钱面前都算不上什么。她就不甘心了,于畅逸怎么就不能有点儿志气,不那么穷呢?眼看着她能赶跑那个农村女人成于畅逸的太太了,没想到他公司那边就又出了事情。这是逼得她不得不调转马头,改投他处啊。

     她还在犹豫要不要离开于畅逸的时候,没想到于畅逸早已经给她安排好了去处。

     那天的吵架可算是让于畅逸从美梦中醒来,他这才认识到,有些人的劣根性,无论经历了多少事情过了多少年,都不会改变,更深切地认识到,窦安韵这个人,是不可能跟他一起携手度过人生中的风风雨雨的。既然她死活不肯把那三百万拿出来,那他总要让窦安韵付出点儿代价,让她知道钱不是那么好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