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欲学艺名师难求
    傍晚的时候,陌野带着一身伤痕回到了小竹楼之中。

     滑漪初见他时,差点儿没认出他来,惊讶地捂住了小嘴儿想要叫人,等发现是他,眼泪扑簌簌就流了下来,急忙上前扶住他泣生生地问到:“陌野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陌野在小滑漪面前,向来水保持着自己男子汉的尊严,装作毫不在意的说到:“没什么,和一群小屁孩儿打了一架。”

     滑漪看着他脸上、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和血痕,心疼的用手指轻抚着问:“那你疼吗?”

     陌野理所当然的回答到:“一点儿小伤,不疼。”

     “哼,死鸭子嘴硬!”这时隔着竹帘的书房里突然传来燕三娘幸灾乐祸的笑声。

     陌野胸膛一挺,硬气的说到:“本来就不疼,以前到处流浪的时候,比这更重的伤我都受过,还不是连哼都没哼一声,你以为我会把这点儿小伤看在眼里?”

     竹帘后的燕三娘也不跟他争辩,只是慢悠悠的说到:“你说的那些小屁孩儿,全是咱们青衣门的后代,他们从三岁起就开始习武,你一个打一群,莫非能讨到什么好?”

     她这么一说,陌野却无话可说了。

     事实上双方一交手的时候,陌野就知道大事不妙,那群小孩明显是练家子,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他强,别说是一个打一群,就算是让他一个个单挑,恐怕也没有任何胜算。

     可陌野就是这样的性子,输人不输阵,哪怕是被打的鼻青脸肿,也绝不会在外人面前服软。这时他多年流民生活所带来的习惯,若不是这样的性格,像他这样的小孩子,只怕早已经被那些黑了心肠的流民给吞的骨头都不剩了。

     只是燕三娘这么一说,却正好让陌野动了心思,他眼珠一转,假装不服气的说到:“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就是因为他们比我多练了几年拳脚吗?要是我也有机会习武,别说是什么青衣门,就算是琅琊山的高手来了,我也不怕!”

     说完他就鬼鬼祟祟地盯着竹帘后面,想探探燕三娘的动静。

     燕三娘果然大怒,阴测测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琅琊山就比咱们青衣门厉害?”

     陌野心头窃笑,却不答话。

     哪知燕三娘话题一转,冷笑道:“你这个小滑头,莫以为我猜不到你的心思?哼,我早告诉过你,你资质平庸,哪怕是有名师指点,也要比别人花费更多的努力,而且也不见得能够修炼成才,像你这样的徒弟,我是决计不会收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陌野闻言,沮丧的耷拉下脑袋。

     燕三娘也没有去理会他的失落,正好说到这件事,便转过去对滑漪说道:“倒是漪儿,你受了言君子洗经伐髓的改造,现在已经是万中求一的先天灵体,你若是修炼起来,正是事半功倍,从明天开始,我便传你法术,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了。”

     “我……”滑漪欲言又止,偷偷望了陌野一眼,小心翼翼的对燕三娘问到:“师父,你可不可以也教教陌野哥哥啊?他很聪明的,以前学什么东西都能一学就会,他不会教你失望的。”

     “嘁!”燕三娘不屑地撇撇嘴,道:“教他?只怕会堕了我艳娘子的名头,你要教你自己去教好了,总之我是不会教他的,你求我也没用。”

     陌野闻言大怒,上前拦住还要说话的滑漪,愤愤然说道:“不教就不教,哼,谁稀罕要你教似的!”

     燕三娘懒得跟他啰嗦,直接在竹帘后面挥挥手道:“行了,快去把你的床铺收拾出来,今晚没地方睡,可不要怪我。”

     陌野怏怏地转头去收拾他的床铺了,滑漪站在那里,这边望望,那边瞧瞧,最后还是一咬牙跟在陌野的生活,脆生生的叫到:“陌野哥哥,我来帮你吧。”

     两个小孩儿自顾自去收拾床铺,燕三娘也看着眼前的竹卷,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手中拿着的,正是从陌野那里抢来的《太平要术》。

     燕三娘已经研究这《太平要术》大半个时辰了,书中记载的东西,他心里已经有了概念,可越是如此,她的心情便越是沉重。

     这《太平要术》出自琅琊山,记载的自然是琅琊派的秘术,书中的所有法术,皆是高深无比,看得燕三娘也忍不住暗自赞叹,跃跃欲试,但唯有一点,却深深的拦住了她。

     这书中所有琅琊派的法术,都需要和琅琊派的独门心法相结合,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而这一点,正是燕三娘的命门。

     琅琊山的心法,出自道家心经,讲求的是平和自然,这门心法虽然入门不难,但要精进,却必须得依靠时间的积累和自身的不断修炼,甚为漫长。也正是因为如此,琅琊山的修行者,可以说是年岁月长,功力便越深厚,实力也更加强大。

     可燕三娘修炼的青衣门心法,却又正好与琅琊山的心法相冲。

     燕三娘修炼的心法,叫做玉壶回春,听起来似乎有一股出尘之气,可实际上,这就是一门采阴补阳的法术,当然,对女子来说,也可以说是一门采阳补阴的法术。

     这是因为青衣门的来历,本来就是从当年的妓门衍生出来的,这门功夫讲求速进,依靠吸取别人体内的阴阳之气,帮助自己迅速提升修为,从而极快的达到更高的境界。

     而且玉壶回春之法和别的双修之法还大不相同,双修之法讲求共生共赢,玉壶回春却完全是损人利己,这也正是青衣门被评为邪魔外道的重要原因之一。

     若要练《太平要术》上的高深法术,就必须毁弃自己体内修炼多年的玉壶回春心法,转练琅琊派的独门心法,否则修炼出的法术,便是不伦不类,不说威力有多大,会不会走火入魔也尚未可知。

     可若是放弃自己原本的一身修为,这又让燕三娘如何舍得?

     且不说重头修炼,耗费时日无数,最难舍的是,燕三娘如今其实已经是四十几许的徐娘了,她之所以能够保持这一身入豆蔻年华般的肌肤和容颜,都是靠这玉壶回春的心法,如果一旦破功,那她的容貌眨眼之间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她如何舍得?

     越是琢磨,燕三娘心里便越是觉得为难。

     一边是日后有可能成为不是高手,登堂入室,甚至有机会得道飞升,但另一边,却需要毁掉自己数十年的努力和如花的容颜,孰轻孰重,燕三娘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做出取舍。

     隔了许久,那书桌上的油灯都快要烧尽了,微弱的灯火拼尽最后的余光狠狠跳了几下,才将燕三娘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猛地咬咬牙,燕三娘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不管了,这琅琊秘法虽好,可毕竟无法帮助自己返老还童,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容颜重要还是功法重要,这需要选择吗?虽然自己无法修炼这太平要术,但却可以把它教给滑漪啊?她是自己的弟子,也是日后青衣门的门主,她练了这本秘法,和自己练不是一样吗?如此一来,既不会浪费了这本多天地之造化的奇书,又保存了自己的绝世容颜,真真是个好办法!”

     心里这么想着,燕三娘便喜滋滋的朝外叫了一声:“漪儿。”

     滑漪早已经帮陌野收拾好了床铺,正坐在他的床铺上帮他敷药,听燕三娘一喊,急忙放下药瓶走了进来,问到:“师父,怎么了?”

     “我决定了。”燕三娘温柔的笑道:“我要你练这本太平要术上的功法,以后你虽然是咱们青衣门的门主,用的却是琅琊山的法术,咯咯,琅琊山的人向来看不起咱们青衣门,总说咱们是邪魔外道,等日后他们见了你用他们自家的功夫,而且还要比他们高明,我倒真想看看他们会是个什么表情,咯咯,这实在是太好笑了,我只要一想就忍不住笑疼了肚子,咯咯……”

     滑漪不明白燕三娘为何如此失笑,不过她听明白了,燕三娘是要传授自己《太平要术》上的法术。

     一想到当日言君子那举重若轻的实力,滑漪心里便暗暗高兴,可同时她又有些担心,怯生生地问燕三娘:“那……师父,我可以把你教的功夫教给陌野哥哥吗?”

     燕三娘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差点儿就想骂她是个吃里扒外的小没良心,可随后想想陌野在她心目中的份量,又有些顾虑,只得无奈的说道:“你想教就交吧,不过我提醒你,我不是歧视他,他的资质真的一般,练起来也无法和你相比,你可别对他抱有太大的期望。”

     “那就太好了!”滑漪根本不想听她后面说的那些话,只听到她同意自己将秘法传给陌野,顿时就兴奋地跳了起来:“有陌野哥哥陪我练功,我就再也不怕了!”

     “傻丫头。”看着滑漪兴奋的小脸蛋儿,燕三娘也莫名的笑了,那笑容里,带着满满的都是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