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名曰置换之力
    我叫郑钱,我很穷。

     我就读于华夏京城第一中学,高二一班。

     我的座位是靠窗台的第七排位置,并不是因为我的身高,而是因为学习成绩。

     而这个位置唯一的好处就是,距离讲台上正在讲课的老师很远,偶尔可以望望窗外放松一下心情。

     听着讲台上的秃顶的中年老师叽里呱啦的吐出一些专业的学术名词,郑钱就一阵头大,他不明白自己若是学好了物理这一科目,又是否真的会在跳楼的时候计算一下重力加速度等因素。

     总之,从今天早上开始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

     “我有了超能力?”郑钱飘忽的思绪早已距离那繁杂的物理知识十万八千里了。

     郑钱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自从早上那个鬼使神差的想法之后,他便好似发了疯一样想要证明这一点。

     于是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拳砸向了路边的大树上。

     据亲身测验不是所有超能力都会让人变得力大无穷或是钢筋铁骨,此时此刻藏在书桌下的他那仍在隐隐作痛的右手就是例子,此提案被否决。

     于是他把自己的思维限制在他的超能力紧紧是将两个物体互换位置而已,所以他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面上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交换位置,交换位置…”,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此提案再次被否决。

     盖因以上的提案失败,郑钱再次缩小思绪的范围,把其定为是不是只有自己接触到其中的某一样物品,才能发动这样的超能力?

     于是他再次抓起了一颗石子,紧紧的盯着绕着某个排泄物肆意误导的苍蝇,心里再次默念“交换位置,交换位置…”结果想当然的再次失败了。

     总之进过种种的失败之后,郑钱果断的…迟到了!

     于是被老师劈头盖脸的教育了一番,而后到走廊发展。

     “所以说这超能力到底靠不靠谱啊?还是说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超能力?”郑钱自我怀疑着,如若自己没有超能力,那早上的一切恐怕是自己妄想出来的,诚然,只盖在自己头上的乌云,以及明明被浇湿过但是转眼间却没有任何痕迹的雨水,这些毕竟都太扯淡了!

     “哎哟!”

     什么声音?

     郑钱回过神来,走廊里跑来一人,那正是自己死党袁淼,他正挺着他那肥胖的身子,拼命的朝着教室跑来。

     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迟到了吧!

     忽然间,袁淼的脚好些受到了什么阻力一样,上身由于惯性仍未停止向前冲的姿态,于是他华丽丽的摔了了狗吃屎。

     情不自禁的“哎哟”一声。

     郑钱苦笑,自己这个死党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想想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能和自己做朋友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无比优秀无比尊贵的富家子弟呢?

     郑钱刚想上去扶起袁淼,却只见袁淼摔倒之时,胳膊一甩,那手里拎着的书包一下子竟飞了出去,而飞的方向正是走廊的窗户。

     我靠!

     不会这么邪门吧!

     眼见着袁淼的书包飞到半空中,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准准的朝着那窗户砸去。

     时值夏天,天气炎热,学校为了通风大早晨向来都是开着窗户的。

     要糟!

     袁淼也看到了郑钱,瞪大了眼睛却说不话来。

     作为袁淼的死党,郑钱自然领会其精神,立马扭动脚腕,转向朝着窗户去,那一瞬间,郑钱在自己的大脑中绘制了一副毫无破绽的函数图像,若是自己走这一条路线,那一定会在书包飞出去前截住它。

     然而…

     事实证明学校学的知识在实践之中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郑钱只差了一步。

     书包直直的飞出了窗外。

     郑钱猛地扒上窗户,用绝望的眼神望着惯性加之重力加速度正在猛然下坠的袁淼的书包,整个人仿佛没了魂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郑钱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震,体内仿佛阻塞的电路忽然被打通一般。

     书包已经坠下很远了,郑钱并不是长臂猿,并不能伸手抓住书包,他猛然一瞥,看到走廊外表面,窗户之下的位置,那用来包裹住教学楼的遮羞布——墙砖,竟因年久失修碎了一角,而那一角也稳稳的停留在墙砖的边缘。

     “坑爹的超能力,相信你最后一次!”郑钱猛地抓住一小块碎砖块,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快要坠落至底的书包。

     “位置——交换!”

     奇迹再次发生!

     眨眼的时间,书包竟然回到郑钱的手中,而那一直坠落的竟然变成了碎砖块,碎砖块承接了书包的重力加速度,重重的砸在学校的地面上,然后碎成更小的碎块。

     郑钱怔怔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包,不敢相信的说:“超…超能力,成了?”

     “喂!钞票,接到我的书包没有?”

     郑钱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于是赶忙转过头来,拎起袁淼的书包露出了一个骚气的笑容,道:“当然接到了,我郑钱是谁啊?”

     “哟!钞票,你真厉害!飞下去那么久了,我还以为你接不到了呢!”袁淼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的结果书包。

     钞票,是郑钱的外号,用袁淼的话说你叫做郑钱?那么贪财的话不如就叫你钞票好了!于是郑钱便有了钞票的外号。

     郑钱推了袁淼一下:“你个死胖子,不相信我吗?你的书包就算是掉到一楼那么高,我也能把它接回来!”

     袁淼嗤笑一声:“切,别吹牛了,我们在四楼,我可不相信你的胳膊有三楼高那么长,你以为你是路飞啊!”

     郑钱笑笑,他不是路飞,没吃过恶魔果实,胳膊自然也不能够伸到三层楼的高度那么长,可事实上刚刚书包的位置确实是在一层左右的位置,而郑钱也确确实实的接回了书包。

     袁淼伸出肉乎乎的拳头猛锤了郑钱一下,道:“钞票,谢谢你了,书包里装着我新买的爱疯手机,要是摔下去我爸一定会打死我的!”袁淼的家庭虽不富裕,但也属于中上游水平,平时省吃俭用也够给袁淼这个败家孩子奢侈一下子用的。

     “晚上请你吃法怎么样?”

     “不用啦!你可省着用你的零花钱吧!别到最后没有钱吃饭了又蹭我的!”

     “哇!天地良心啊!我蹭你的那些连我请你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啊!”

     “这次蹭不了了,我这个月只剩下二十块零花钱了!”

     “只剩二十块了?还好我聪明,这次交学杂费,我问老爸多要了一百块,可以吃一顿肯德基咯!”

     郑钱笑笑,他平时可没奢侈到可以吃肯德基,但是不知道今天他面对朋友的富余与自己贫穷的差距的时候,并没生出常时那样的自卑感,相反还有些高兴!

     高兴的是什么?

     高兴的那个超能力真的有效!

     “咦?钞票,话说回来了,你怎么站在教室门口?”

     “当然是罚站啊!”

     “罚…罚站?”

     “别磕巴了,你也迟到了!陪我一起罚站!”

     …

     上午第四节课的物理课。

     坐在第七排靠窗的郑钱望着空中飘落的树叶,不由得撕下笔记本一页的一角碎屑。

     “位置——交换!”

     转眼间,躺在郑钱手中的变成了树叶,而那笔记本的碎屑却流落荒郊随风飘落。

     樱花飘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那么…纸张的飘落速度呢?

     郑钱没有心情研究这个,但是他不得不研究的是秃顶的老师喋喋不休的物理知识。

     “物体若是要变换位置,一定要受到力的影响吗?无论是重力、阻力、压力还是什么摩擦力…”郑钱望着那前一秒仍在自己手里的纸屑,现在却不得不承接树叶的重力而下坠,“在我手里都能让他们瞬间替换!”

     “如果说使物体变换位置一定需要力的影响…”郑钱随手又私下一个纸屑。

     然后视线聚焦,对准那秃顶的物理老师手里正握着的粉笔。

     “那么就叫他置换之力吧!”郑钱眼神一凌。

     位置——交换!

     讲台上…

     物理老师正拿着粉笔画着物体的受力图像。

     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又是一空,然后手指猛地戳向黑板,发出指甲摩擦黑板的声音。

     “吱呀~~~”

     “啊!”

     半个班级的学生纷纷捂住了耳朵。

     秃顶老师也被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咦?我…我的粉笔呢?”秃顶老师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随即只得摇摇头,从粉笔槽里再取出另外一根粉笔,然后继续。

     “哈哈哈!”

     教室角落里的郑钱窃喜,他的左手里正是秃顶老师方才握着的粉笔,此时此刻正被郑钱把玩着。

     “这个超能力——还真有趣啊!”

     远处的另一栋楼里,一个帅气的男生,举着单筒望远镜一边窥视着,一边露出迷人的微笑。

     末了,他收齐望远镜,走进了身后的房门。

     咔!

     那扇门被关上。

     门上的牌子刻着三个字——学生会!